lyft股票

问:滴滴属于哪个上市公司吗

尚未上市。

问:全球疫情下的优步该何去何从?

5月18日,Uber公司继上一轮的裁员计划后,再次裁员3000人,并表示将在全世界范围内关闭几十家办公室,以及多个附带项目,包括其孵化器、AI实验室和名为Uber Works的求职服务。
本月初,优步公司的客户服务负责人鲁芬·查韦洛女士,召开了一次视频会议,虽然只有3分钟的时间,但却让3500人瞬间丢掉了饭碗,成为了失业者。在会议中,查韦洛女士告诉员工们说:“没有人想要接到这样的电话,但今天将是您在优步工作的最后一天。”

很委婉,但也相当残酷,一个月内,优步的两轮裁员总数高达6700人,相当于员工总数的2%。更让人心灰意冷的是,Uber发言人还表示,我们有可能在未来继续裁员。
雪上加霜
可以很确切的说,优步的此番裁员,与当前全球严峻的疫情形势不无关系。UBER管理层曾在2020年2月财报发布会的电话会上称:“有望在今年年底首次实现季度盈利”,但恐怕他做梦也没想到疫情的全球蔓延,会为之带来如此深远的影响。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5月20日6时左右,全球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4,881,619例,累计死亡322,457例。
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持续蔓延并对全球经济造成冲击,各国逐渐推进重启,美国放松限制措施后,多个州上周新增病例现最大增幅。截至目前,美国累计确诊1524107例,累计死亡91661例。与前一日数据相比,美国新增确诊病例19721例,新增死亡病例1467例。
随着美国多州开始放松为遏制新冠病毒传播而在早前实施的限制措施,5个州的新冠肺炎新增病例在上周达到了疫情以来的最大增幅。尽管在美地区没有严格的限制措施,但足不出户的美国人仍然让网约车业务近乎停滞。
2020年3月,UBER便承认,疫情可能对公司业务构成重大风险。同月,为了减少冠状病毒的传播,UBER暂停在美国和加拿大提供拼车服务。随后,其“难兄难弟”LYFT来福网约车公司也宣布暂停北美地区的多人拼车服务。

根据IBM商业价值研究所今年4月对2.5万美国成年人的调查数据显示,其中超过一半的成年受访者都表示,在疫情过后,他们也将减少或完全停用叫车服务。这一调查的数据显示,一些城市4月的出行需求下降了80%。
UBER在美国的订单量也是大幅下降,CEO达拉·科斯罗萨西表示:“订单总量在一些疫情严峻的城市已经遭受了高达70%的损失。”
“我们正在考虑多种可能性,优化公司的每一项成本,包括可变成本和固定成本。我们希望变得高效,行动迅速,尽可能多地留住我们的优秀人才,并以尊严、支持和尊重对待每一个员工。”这位CEO在备忘录中承认了裁员计划的痛苦:“像这样的日子是残酷的。”

由于疫情对业务影响的不确定性,优步已经撤回了全年业绩目标,并搁置了在明年年底前实现首个经调整后盈利的承诺。
事实上,暂且抛去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的第一季度,优步已经连续亏损了7个季度,2018年优步亏损79亿美元,2019年净亏85亿美元。疫情的影响对优步来说,真的是雪上加霜。
孙正义的心头刺
持续亏损的优步让投资人孙正义焦虑不已,优步已经从曾经的心头肉成为了孙正义的心头刺。
就在一年前,孙正义放出豪言:今后每隔2到3年,就完成一期新的规模在千亿美元以上的基金募集。这位62岁的软银集团掌门人给这批基金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字--“愿景基金” ,计划中每一支千亿美元的规模,承载了他对未来科技生活的伟大构想。
今年4月份,愿景基金披露投资业绩巨亏170亿美元时,孙正义不得不承认:未来或许再也没有愿景基金了。
业绩显示,2019财年,软银旗下愿景基金及其他所管理基金的投资收益为1.3万亿日元,2020财年投资收益为-1.8万亿日元,业绩下滑238%。
从愿景基金所投项目的具体行业来看,孙正义将重金押注在交通、物流以及前沿科技相关领域,共33笔投资,总投资额高达439亿美元,占到全部投资额的近60%,然而这些板块也正是导致愿景基金巨亏的最主要原因。

从具体的投资项目盈亏来看,对Uber和WeWork这两家公司的投资损失,占到了全部投资损失的一半有余,其中愿景基金持有的Uber的股权价值已经减少了51.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00亿。
一直以来,软银对于优步的发展可以说是“保驾护航”,优步能有如此大的精力和毅力持续不断地开拓新市场,甚至布局未来空中出行,软银的投资功不可没。
几年时间,软银前后向优步投资逾百亿美元,但是自从2019年5月优步IPO后,优步的市值和股价就在不断下跌,让孙正义头疼不已。
优步在IPO首日,股价就下挫5%,而如今优步的股价更是仅为27.99美元,较45美元的上市价相差甚远。孙正义期待的优步股票大涨特涨,没有发生。值得一提的是,高管和创始人们的减持也让孙正义心寒。

2020年5月19日,优步公告披露公司内部人交易情况,公司高管Ceremony Glen、Hazelbaker Jill、Krishnamurthy Nikki于2020年5月16日净卖出2006.00股。
去年年底,Uber优步创始人兼前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在持续、密集的多次减持后,已经将手中的公司股票抛售一空,总共套现超过2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75亿元),从此彻底离去。而另一位创始人加勒特·坎普(Garrett Camp)也抛售了大约2000万美元的股票。
孙正义也不得不承认:“我在投资的判断上出了问题,目前正在深刻地反省自己。”
优步的自救
与美国相比,随着中国对疫情的有效防控,国内网约车市场呈现快速反弹态势。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报告显示,相比去年同期,网约车市场已恢复至6成,且一线和超一线城市恢复较快,网约车仍是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出行工具之一。

上述报告还显示,用户规模方面,截至2020年3月,国内网约车用户规模达3.62亿,占网民整体的40.1%。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部分城市暂停了网约车运营服务。在疫区城市,公共交通工具停运,多家网约车平台组织司机为医生病患接送和特殊服务保障提供运力支持。中长期来看,网约车用户规模将恢复性增长。
没有社会环境背书,在美国生长的优步除了裁员断臂求生外,更多的只能依靠自己。
5月12日晚间,彭博报道称优步计划收购美国外卖平台GrubHub,消息传出后两家公司股价直线拉升,优步一度涨超7%,最终收涨约2%。而Grubhub则收涨29%。并且在大盘本周累计跌超2%的情况下,优步的股价仍保持稳定,当周跌幅不足1%。可以看出来资本市场十分看好这次的收购。

5月初,优步发布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公司一季度营收35.4亿美元,亏损达到29亿美元(约合206亿元)。出乎意料的是,其外卖平台优步Eats的业务量却在疫情之下实现了逆势增长,营收为8.19亿美元,同比增长高达53%。
由于疫情导致传统叫车业务需求暴跌,Uber宣布将推出分别名为Uber Connect和Uber Direct的服务,都将专注于递送物品。曾经的外卖业务Uber Eats,也开始从单纯提供送餐,转向同时向消费者供应超市代购服务。
这些年来国内兴起的外卖配送服务,让国内外的很多企业也是非常眼红的,毕竟付出人力成本就能够拥有更多的用户增长,确实是可以接受。而我们都知道滴滴现如今也是推出了司机跑腿的业务,旨在为签约司机提供更多的额外营收,也能够进一步为滴滴笼络到更多的用户群体,优步目前同样也是在效仿滴滴的这一做法的。

为了给自己赢得更多的自救时间,优步现如今正在和各地的商业以及超市合作开发外送业务。现如今大部分民众都在家,自己隔离食品以及药品和清洁产品,确实是比较稀缺的,在西班牙优步将会为15个城市的居民提供相应的送货服务,而在法国,优步则直接和超市巨头家乐福达成了相应的配送协议,在印度优步也有着多家合作商。
现在国外超市的线上订单是在不断增长过程当中的,优步的这一措施能够解决配送员人力短缺的问题,同时也可以为优步赢得更多的营收,确实是一举两得。

曾经在中国市场溃败后,面对滴滴在全球化市场上的布局和攻势,优步网约车全球龙头老大的地位正在摇摇欲坠,此番疫情是否会成为压垮优步的最后一根稻草?
文/ALTTT
?
本文来源于汽车之家车家号作者,不代表汽车之家的观点立场。

问:什么是资产泡沫?

讲历史上的两个小故事1 荷兰郁金香泡沫荷兰是欧洲大航海时代贸易的国家,号称海上马车夫,一度占领我们的台湾,虽然后来呗郑成功收回了。海上贸易让荷兰人积累了大量财富。这里顺便讲一个通货膨胀的原理,假如世界上只有两个苹果,有一百块钱纸币,那每个苹果的价格就是50块,假如有了200块钱纸币,那苹果的价格就会涨到100了。故事回到荷兰,荷兰积累了大量财富后,货币不可能像中国一样被地主老财存到自家的地窖里退出流通,它总得花出去,刚好兴起了一股郁金香热,你逛街刚买了一朵花了100,一回头马上有人开价120跟你买,然后又有人开价150,也就是说你手上的花现在值150了,虽然你什么都没做,花还在你手里,可是理论上你已经赚了50块,或者说你的账面财富增加了50,我们也可以把郁金香当成股票,原理是一样的。郁金香的价格不停的涨,似乎大家都在赚钱,就好比这几个月的股市一样,随便买一只股票放着就赚钱了,就像一个击鼓传花的游戏,大家都知道郁金香只是一朵花而已,一朵花的价格比一栋房子还贵,这肯定是不正常的,但是它就是在涨,很少有人能控制自己的贪婪,但是啊,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击鼓传花,鼓声停了,价格大跌,花最后在谁手里,谁就赔到倾家荡产了。2,英国南海公司股票事件,在资本主义诞生之初,公司的成立往往伴随着特权的授予,比如东印度公司就是被授予了在印度贸易的特权。有了资本市场以后,特权的授予就像我们今天a股的炒概念,英国王室授予了一家公司在南海开展渔业,勘探,和贸易的垄断特权,这家公司的股票连续几十个涨停,哈哈,开个玩笑,大名鼎鼎的牛顿爵士也投了很多钱,到最后大家发现这根本就是个皮包公司,牛顿爵士也输给了a股市场,哈哈哈,最近重归2时代,大家有没有感觉好了很多啊

问:亿欧周点评丨车企驰援武汉疫情超5亿元;特斯拉再盈利

[ 亿欧导读 ]?一周汽车出行行业事件汇总:①交通管制会否扩大至全国?国家卫健委:会根据疫情需要不断调整;②特斯拉2019Q4营收73.8亿美元,上海超级工厂暂时关闭;③意欲扩展新能源业务,博格华纳33亿美元收购德尔福……

作者丨曾乐

编辑丨杨雅茹

大事件

交通管制会否扩大至全国?国家卫健委:会根据疫情需要不断调整

1月26日,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当被问及“为遏制疫情蔓延,交通管制会否扩大至全国”时,国家卫健委副主任李斌表示,交通管理是措施的一方面,采取的措施会根据疫情形势的需要不断调整,且这些调整都是依法依规的。截至目前,全国多地已下发紧急通知,暂时停运市区公交、城乡公交、巡游出租车、网约车等业务。

另据证券时报报道,1月30日,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政策研究室主任吴春耕在国家卫健委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对于已经暂停运输服务的地区,要在当地党委政府的统一领导下,科学研判疫情防控的形势和运输服务保障的需要,统筹研究科学调整优化相关措施,一旦具备条件,要及时组织相关经营者恢复运输服务。

周点评:无论从国际还是国内看,“交通管制”后,能够有效疏导人流,疫情扩散势头有望得到遏制,流行强度会减弱,流行高峰也会延迟,为下一阶段实施更有效防控争取了一定时间。

抗疫大战中的车企:驰援武汉疫情防控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1月30日19:30,共有40余家汽车企业捐款现金及物资累计达5.4亿元。此前,吉利、东风、宝马、奔驰、上汽、广汽、一汽、捷豹路虎、通用、中汽、比亚迪、现代、长城、奇瑞等十余家主机厂,造车新势力蔚来汽车、小鹏汽车、哪吒汽车,电池供应商宁德时代,零部件企业米其林、玲珑轮胎、博世中国、东风专用零部件,汽车养护品牌途虎养车,汽车经销商永达集团等,自发捐款捐物,支援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其中, 吉利控股集团携手李书福公益基金会,设立2亿元新型肺炎疫情专项基金,用于疫情严重地区的疫情防控工作,且根据实际情况,适时扩增基金规模。1月27日,东风汽车集团携旗下企业第二次追加2600万元捐款,累计捐款捐物超4000万元。

周点评:疫情突袭全国,汽车行业内企业多措并举,积极伸出援手,更凸显了企业担当与社会责任感。各界每多贡献一份力量,提供多一份保障,攻克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便多一缕曙光。众志成城,定能共克时艰。

汽车公司

特斯拉2019Q4营收73.8亿美元,上海超级工厂暂时关闭

1月30日,特斯拉公布了2019财年第四季度财报。报告显示,特斯拉2019Q4营收为73.8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72.3亿美元增长2%。其中,特斯拉2019Q4净利润为1.3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2.1亿美元下滑37.1%;归属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1.1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1.4亿美元下滑25%,连续两个季度实现盈利。

在Q4业绩的支撑下,特斯拉2019年全年营收达到245.8亿美元,同比增长14.5%;虽然全年亏损8.6亿美元,但同比收窄11.7%,亏损态势得到一定遏制。截至1月29日收盘,特斯拉股票涨幅2.49%,报收580.99美元/股。盘后股价一度上涨11.62%,首次突破“600美元”大关,达648.50美元/股。

此外,在高管与投资者的电话会议上,特斯拉表示,由于担心感染冠状病毒,特斯拉已决定暂时关闭上海超级工厂,此举或将推迟国产Model 3的生产与交付。

周点评:随着产能顺利爬坡,特斯拉或正实现逆势崛起。不过,尽管特斯拉Q4财报数据趋好,但其距离实现全面盈利还有一段波折之路要走。特斯拉除了要面对全球车市的动荡,其重金押注的中国市场在2020年开局也不太顺利。

(制表人/亿欧分析员 王瑞)

牵手宁德时代,特斯拉在华国产化率进一步提升

1月30日,特斯拉公布2019年四季度财报。财报显示,特斯拉Q4营收利润均超预期,股价也随之大涨。在随后的财报会议上,马斯克宣布,宁德时代将成为其新的合作伙伴,而具体的合作细节将在4月的“电池日”中进一步透露。

特斯拉和宁德时代此次携手,在许多人看来并不意外。早在去年3月,彭博社就曾发布消息称,特斯拉有意向采购宁德时代的电池。但随后宁德时代发布公告澄清,表示尚未与特斯拉达成合作意向。

周点评:作为电动车最主要的成本之一,采用国产电池之后,国产Model 3的价格预计还有继续下探的空间。而特斯拉牵手宁德时代,标志着中国的供应链厂商正式打入特斯拉核心产业链。随着特斯拉今年在中国的全面爆发,产业链上还会诞生多少“宁德时代”值得关注。

意欲扩展新能源业务,博格华纳33亿美元收购德尔福

美国时间1月28日,路透社消息称,美国汽车零部件企业博格华纳(BorgWarner Inc.)以33亿美元(折合人民币228.90亿元)收购英国零部件企业德尔福科技(Delphi Technologies Plc),旨在继续开拓正在增长中的混动汽车和纯电动汽车业务。

此外,该报道称,德尔福股东每股持有的股份将获得0.4534股博格华纳股票,相当于博格华纳以每股17.39美元收购德尔福科技股票,该笔收购交易的股权交易价值约为15亿美元(约合104.05亿元)。

周点评:?事实上,自2015年起,通过连续收购,博格华纳对电动汽车的三电(电池、电机、电控)均进行了深入布局。随着汽车电气化趋势加剧,汽车动力零部件公司也在通过兼并重组的方式拓展自身业务,试图在变革中巩固自身市场地位。

挖角大众集团,雷诺任命德梅奥为新任CEO

1月29日,雷诺任命大众汽车集团(Volkswagen Group)旗下西雅特(Seat)品牌的前负责人卢卡·德·梅奥(Luca de Meo)为新任首席执行官。雷诺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现年52岁的德梅奥将于7月1日上任。

据Automotive News报道,德梅奥的职业生涯正是始于雷诺。在雷诺工作5年后,他转到丰田汽车欧洲公司(Toyota Motor Europe),担任雅力士小型车和雷克萨斯品牌的产品经理。2002年,德梅奥加盟菲亚特克莱斯勒,直至执掌菲亚特品牌。2009年,他加入大众集团,先后负责大众品牌和奥迪品牌的营销与销售工作。

周点评:雷诺的“救火队长”终于上线。通过这次的管理层重组,雷诺希望摆脱戈恩时代的影响,为一年的动荡画上句号。不过,面对来自雷诺的重重考验,这位新任CEO,能否使雷诺“起死回生”?

(卢卡·德·梅奥/bloomberg)

戴姆勒计划今年量产5万台奔驰EQC纯电动SUV

1月30日,据路透社报道,德国豪华汽车制造商戴姆勒表示,该公司2020年的奔驰EQC纯电动车生产计划尚未修改,计划今年生产5万台奔驰EQC纯电动车。目前,戴姆勒在全球共有两个工厂生产奔驰EQC纯电动车,包括德国不莱梅工厂和北京奔驰顺义工厂。

在电动化领域,奔驰计划到2020年底,推出5款纯电动车型和20多种插电式混合动力车型,预计届时纯电动车型销量将占其总销量的15%至25%。此外,奔驰希望进一步扩大电动汽车(包括纯电动汽车和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的规模,计划在2030年占公司总销售额的50%以上。奔驰预计,到2025年,其在欧洲超过40%的车型为纯电动汽车或混动汽车。

周点评:奔驰EQC是戴姆勒旗下首款纯电动SUV,也是其电动化后的首款车型,对于其在电动化转型的戴姆勒有着重要的意义。如今,身陷盈利预警、巨额罚款、官司缠身风波的戴姆勒,显然需要“电动化”来讲更多新故事。

为避数亿欧元罚款,沃尔沃激进押注“混动汽车”

1月28日,据彭博社消息,沃尔沃将加大对插电式混合动力车的赌注,提升其在欧洲销量的占比达25%。其CEO汉肯·塞缪尔森(Hakan Samuelsson)此前宣布,到2025年,沃尔沃所有在售汽车中一半为纯电动汽车,一半为插电式混合动力车。

周点评:欧盟减排重任刻不容缓,车企不得不费尽心思应对排放标准。2019年,沃尔沃混动车型仅占欧洲销量的10%,约4.6万台。这一目标的设定,看似是沃尔沃对推动新能源战略的激进举措,实则是其为避免因违反欧盟2020年排放规则产生罚款的无奈之举。

捷豹路虎2019年第三财季利润达3.18亿英镑,中国市场业绩复苏

1月31日,捷豹路虎汽车公布了第三财季业绩报告。财报显示,捷豹路虎在该财季营业收入同比增长2.8%,达到64亿英镑(约合人民币581亿元);实现税前利润3.18亿英镑(约合人民币28.97亿元)。值得一提的是,在2019年第三财季中,捷豹路虎在中国市场的销量增长24.3%。

周点评:受全球汽车市场以及英国脱欧影响,捷豹路虎的经营状况此前长期处于亏损状态,而捷豹路虎业绩的下跌直接影响了其母公司塔塔集团的营收情况。而中国是捷豹路虎全球重要的市场。得益于主力车型销量的提振,在中国市场的回暖,捷豹路虎重回业绩增长轨道。

转让宝沃汽车股份后,2019年福田汽车预盈36000万元

1月26日消息,福田汽车发布了2019年年度业绩预盈公告。公告显示,福田汽车预计2019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36000万元左右,而去年同期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357458 万元。福田汽车在公告中表示,2019年年度业绩预盈的主要原因是由于转让北京宝沃汽车67%股份,转让后北京宝沃汽车将不再纳入合并范围,使得业绩同比大幅减亏。

周点评:福田汽车曾被誉为“中国商用车第一品牌”,但近年来的持续亏损让福田“跌落神坛”。福田汽车转让款遭遇拖欠,更是让其“甩掉”宝沃这一“包袱”的过程一波三折。目前,宝沃汽车正引进战略投资者,预计将对归还公司借款起到促进作用。

美国初创电动车企Rivian将为福特、林肯打造高端纯电动SUV

1月26日消息,美国初创电动车企Rivian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R.J. Scaringe在接受外媒采访时透露,将在其工厂中生产打造福特或林肯品牌的电动SUV。此前,据路透社报道,福特将利用对Rivian的投资为其林肯品牌生产电动SUV 。林肯将使用RivianR1S SUV中使用的“滑板”底盘,据悉该项目的内部代号为“U787”。有报道表示,林肯电动SUV将于2021或2022年上市,计划在此期间推出一款小型电动跨界车,并在2023年推出一款更大的车型。

周点评:仅2019年一年里,Rivian便获得了4笔融资,金额总计达2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00亿元),包括福特汽车、亚马逊、汽车服务巨头Cox等投资者。值得注意的是,在这4笔融资中,有7亿美元来自亚马逊、5亿美元来自福特汽车。尽管Rivian正在走一条与特斯拉完全不同的商业路线。但Rivian的到来,仍有机会影响整个电动汽车产业的格局。

(Rivian RS1/Rivian官网)

科技公司

继武汉之后,滴滴出行暂停全国多地区部分业务运营

1月27日,滴滴出行在滴滴车主App中发布了《滴滴出行暂停部分地区部分业务运营》的通知。滴滴方面称,“为了做好疫情防控,应地方政府相关部门要求,滴滴出行暂停部分城市的部分业务,未提及地区(城市/区县)、业务线、订单类型暂不受影响,恢复时间以当地地方政府相关部门通告为准。”

其中,滴滴所提及的地区分别为:福州连江县、福州福清市、山东滨州市、河南信阳市、江苏徐州市邳州、四川广安市邻水县、浙江台州市、湖北鄂州市、云南昭通鲁甸县、陕西西安市、陕西汉中市等。在这些地区中,滴滴暂停了其网约车、代驾运营等业务。

周点评:自武汉新型肺炎疫情爆发后,滴滴出行先后暂停了武汉及全国多个地区部分业务运营。与此同时,全国多地已下发紧急通知,暂时停运市区公交、城乡公交、巡游出租车、网约车等业务。

(制表人/亿欧分析员 曾乐 )

Lyft宣布业务重组,IPO以来将首次裁员

1月30日,据外媒报道,美国共享出行平台公司Lyft表示,该公司正在进行业务重组,涉及Lyft市场营销和企业销售部门,这将导致约90人受到裁员影响。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裁员是Lyft自2019年3月份上市以来的首次裁员。自Lyft上市后,其股票在交易的第二天便跌破发行价,截至目前,该公司的股价与其发行价相比,跌超30%。

周点评:一个残酷的现实正摆在Lyft面前,尽管Lyft改变了人类的出行方式,但却处于持续亏损的窘境之中。共享出行的商业模式抛弃了传统出租车公司的重资产,只作为撮合方收取佣金。但在美国,Lyft依旧要为司机支付大量费用,这在一定程度上与传统出租车公司无异。

传Uber和DoorDash曾考虑合并,但谈判最终破裂

2月1日,据新浪科技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美国打车服务公司Uber和食品派送初创企业DoorDash曾在去年探讨合并的可能性,但最终没有达成协议。上述知情人士称,当时软银集团敦促Uber与DoorDash讨论潜在的合并交易。不过,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尽管双方的谈判最终以破裂告终,但这两家公司并未排除重启谈判的可能性。

周点评:自2009年成立起,Uber已连续十年亏损。打车是Uber的主营业务,与此同时,“乘客增速放缓”却也成为Uber长期面临的问题,而这也被外界视为Uber财务状况不佳的主要原因。伴随着市场竞争愈发激烈,Uber实现合并重组也并非没有可能。

投融资

大众卡车部门Traton出价29亿美元收购美国商用车Navistar

1月31日,据路透社报道,大众汽车集团旗下卡车部门Traton表示,已提出以35美元/股,共约29亿美元的价格收购美国商用车龙头Navistar股份。受此影响,Navistar股价在盘后交易中一度大涨50%。Traton方面表示,其报价取决于能否与Navistar达成收购协议。

早在2016年,大众汽车以2.56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Navistar最初16.6%的股份。彼时,大众方面便表示,有兴趣收购Navistar的剩余股份。

周点评:大众汽车投资Navistar,显示是大众试图在美国商用车辆市场中巩固自身地位、提升影响力。于Navistar而言,大众的到来扩充了其现金流运营。双方可以说是各取所需。不过,大众的投资也有一定风险,数据显示,Navistar如今在美国商务重型汽车的市场份额近年来已开始萎缩。

德国汽车零部件供应商采埃孚欲转型,470亿元收购威伯科

1月25日消息,德国汽车零部件供应商采埃孚以7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85.5亿元)收购威伯科的交易已获得美国和欧盟的反垄断批准。此前,2019年3月,采埃孚已宣布完成达成该收购案。对威伯科的收购,是采埃孚前任CEO斯特凡·索默一系列激进扩张计划的一部分。

公开资料显示,采埃孚以变速箱和传动系统为主要业务,在全球有超过120个生产基地、6个研发中心。据悉,采埃孚与威伯科合并后,将成为一家全球性商用车技术集成系统供应商,合并后的销售总额将达到约400亿欧元,有望跻身全球零部件排行榜前三位。

周点评:采埃孚曾表示,计划投资超13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43.4亿元)用于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业务。完成收购后,采埃孚得以完善整个商用车技术组合,提供解决方案使汽车具备“行动”能力。这样一来,也使得感知、决策和控制形成闭环,从而进一步实现自动驾驶落地。

编辑:杨雅茹

本文来源于汽车之家车家号作者,不代表汽车之家的观点立场。

问:航空发动机概念股龙头有哪些

中航动力,中航飞机都可以

问:对冲基金的管理特点

随着结构日趋复杂、花样不断翻新的各类金融衍生产品如期货、期权、掉期等逐渐成为对冲基金的主要操作工具。这些衍生产品本为对冲风险而设计,但因其低成本、高风险、高回报的特性,成为许多现代对冲基金进行投机行为的得力工具。
对冲基金将这些金融工具配以复杂的组合设计,根据市场预测进行投资,在预测准确时获取超额利润,或是利用短期内中场波动而产生的非均衡性设计投资策略,在市场恢复正常状态时获取差价。 典型的对冲基金往往利用银行信用,以极高的借贷(Leverage)在其原始基金量的基础上几倍甚至几十倍地扩大投资资金,从而达到最大程度地获取回报的目的。对冲基金的证券资产的高流动性,使得对冲基金可以利用基金资产方便地进行抵押贷款。
一个资本金只有1亿美元的对冲基金,可以通过反复抵押其证券资产,贷出高达几十亿美元的资金。这种效应的存在,使得在一笔交易后扣除贷款利息,净利润远远大于仅使用1亿美元的资本金运作可能带来的收益。同样,也恰恰因为效应,对冲基金在操作不当时往往亦面临超额损失的巨大风险。 对冲基金的组织结构一般是合伙人制。基金投资者以资金入伙,提供大部分资金但不参与投资活动;基金管理者以资金和技能入伙,负责基金的投资决策。
由于对冲基金在操作上要求高度的隐蔽性和灵活性,因而在美国对冲基金的合伙人一般控制在100人以下,而每个合伙人的出资额在100万美元以上(不同的国家,对于对冲基金的规定也有所差异,比如日本对冲基金的合伙人是控制在50人以下等)。
由于对冲基金多为私募性质,从而规避了美国法律对公募基金信息披露的严格要求。由于对冲基金的高风险性和复杂的投资机理,许多西方国家都禁止其向公众公开招募资金,以保护普通投资者的利益。
为了避开美国的高税收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监管,在美国市场上进行操作的对冲基金一般在巴哈马和百慕大等一些税收低,管制松散的地区进行离岸注册,并仅限于向美国境外的投资者募集资金。 对冲基金与面向普通投资者的证券投资基金不但在基金投资者、资金募集方式、信息披露要求和受监管程度上存在很大差别。在投资活动的公平性和灵活性方面也存在很多差别。
证券投资基金一般都有较明确的资产组合定义。即在投资工具的选择和比例上有确定的方案,如平衡型基金指在基金组合中股票和债券大体各半,增长型基金指侧重于高增长性股票的投资;同时,共同基金不得利用信贷资金进行投资,而对冲基金则完全没有这些方面的限制和界定,可利用一切可操作的金融工具和组合,最大限度地使用信贷资金,以牟取高于市场平均利润的超额回报。
由于操作上的高度隐蔽性和灵活性以及融资效应,对冲基金在现代国际金融市场的投机活动中担当了重要角色。 在对冲基金投资过程中“套利”指同时买入并卖出两类相互关联的资产标的,以获取不同于正常水平的关联差异样而获利的行为。在“套利”交易过程中一些风险因素被对冲掉,留下的风险因素则是基金超额收益的来源。如果看错了这些风险因素的走向,就可能给基金带来损失。以下简要介绍可转债套利:
可转债,即在一定条件下可转换为普通股的债券,其内含价值包括两部分,一部分是其债券价值,一部分是其可转换为普通股的买入期权价值。
当一张可转债发行时,其票面值、票面利率、债券到期期限、转换率都已确定,影响可转债价值的不确定因素只有其可转换股票的股价、股价波动率及无风险利率这三个因素,而其中对可转债价值影响最大的是其可转换股票的股价。
当可转债价格被市场低估时,由于影响其价值最大的因素是其可转换股票的股价,对冲基金采用“买多可转债/卖空其对应股票”的策略可获得风险很低的与股价变动无关的稳定回报。
可转债套利策略的关键是找出可转债与股票二者价格的相关系数,该系数Delta可表示为“可转债价格变动/(股价变动*转换率)”,即股价每变动1元,可转债价格相应变动。例如,如果Delta为0.8,转换率为10,则股价每增加或减少1元,则每张可转债的价格将随之增加或减少8元。此时,一个 “买多1张可转债/卖空8股股票”的对冲组合的价值将保持一个恒定数,不因股价变化而变化。 公开和透明,是对冲基金最讨厌的事情。这与它所建立的结构有直接的关系。以在位于维京群岛注册的对冲基金为例,他们可以使用任何合法的金融投资组合,在全世界范围内的任意地点进行套利,而无需向任何国家或部门申报投资技巧和融资结构。
金融危机使对冲基金经历了一场急速变革。十几年前,对冲基金圈是一个相对封闭狭窄的圈子,大家做的几乎都是熟人之间的业务,信任程度很高,根本不需要签合同就把生意做了。有时,仅仅是上午握个手,下午就把数百万美元打到了对方的账户之上。
但恰恰这种荒诞般的神秘,成为对冲基金最本质的赢利特点。
而随着中国金融及资本市场的不断多元化及国际化,让越来越多的境外对冲基金注目中国。在这个国内对冲基金大力发展完善的重要阶段,国际资本经验丰富的海外对冲基金也盯上了中国这块蛋糕。不少海外对冲基金或在海外有过对冲基金管理和投资经历的人准备尝试或已进驻中国,寻求发展和合作机会。
海外对冲基金看重中国区的发展。其实无非是三大原因:
一是渐渐国际化的人民币,逐步开放人民币资产的跨境流动,让中国部分的资产管理人或投资人提供大量走出去的机会的同时,也会给海外大量机构投资人和高净值客户提供进入中国市场的机会。
二是监管层和中国基金业对对冲基金的态度越来越开放,基金法正在不断修改和完善,这使得对冲基金所参与的二级市场会有更多的流动性,让对冲基金能真正发展起来。三是中国财富的增值。银行高净值客户管理着17万亿元的资金,而公募基金管理的资金规模才2万亿元,阳光私募也只有2500亿元,未来中国人的财富将会流向更有效和积极管理型的投资领域。
尽管如此,随着中国投资市场的逐渐向国际放开怀抱,以下几家对冲大佬早已先行一步,抢滩内陆:
1、Bridgewater Associates
雷·达里奥(Ray Dalio)的桥水联合基金(Bridgewater Associates),连续两年都登上了LCH英雄榜。这家基金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对冲基金,约有1300亿美元的水平。除了管理资产庞大以外,桥水的独特之处是它的300家客户都是机构投资者。它们的平均投资额为2.5亿美元。
在戴利奥和罗伯特·普林斯的共同领导下,桥水善于创造不同的利润流,鉴别贝塔源,市场驱动型回报,阿尔法,基于技能回报,然后把它们打包成与客户需求的兼容的战略。该公司通过债券和货币管理外包提供源阿尔法。但是当机构开始转向其他资产类别和关注额外利润源时,桥水也在调整战略。
达里奥在2012年初被业内评为对冲基金史上最成功的基金经理——公司旗下纯阿尔法基金(Pure Alpha Fund)在1975年至2011年为投资人净赚了358亿美元,超过了索罗斯量子基金自1973年创立以来的总回报。美联储前主席保罗·沃尔克曾评价说,达里奥的桥水基金(Bridgewater Associates)对经济的统计分析甚至比美联储的更靠谱。
这家掌管着1300多亿美元资产的顶级对冲基金隐匿在康州Westport的树林里,与纽约华尔街的喧嚣保持远离。桥水联合基金已于2012年底在上海低调的成立了代表处。
2、Man Group
英仕曼集团是全球第二大对冲基金管理公司,管理的资产规模达680亿美元,其业务框架主要由三大类别组成:AHL(管理期货基金CTA)、GLG(由30多个策略的基金组成的多策略基金)以及刚收购的FRM(对冲基金的基金),此外,英仕曼拥有一支有卓越投资专家组成的庞大团队,就投资管理以至客户服务的每个范畴,给予强劲的支持。
英仕曼中国区主席李亦非透露,集团希望在中国首先推进的是旗下的管理期货基金。据了解,AHL基金希望能通过中国期货市场的国际化发展先进入中国,同时也想借助QFII、QDII等各种跨境方式,在中国寻找投资和合作的机会。
3、Paulson Co
保尔森公司管理着约为360亿美元的资产(其中95%为机构投资者)。据《阿尔法》杂志统计,仅约翰·保尔森个人在2007年的收入就达到了37亿美元,一举登顶2007年度最赚钱基金经理榜,力压金融大鳄乔治·索罗斯和詹姆斯·西蒙斯。一时间,约翰·保尔森在华尔街名声大震,“对冲基金第一人”、“华尔街最灵的猎豹”等称号纷纷被冠在了他头上。在接下来的三年中约翰·保尔森与保尔森基金持续的稳定盈利。
直到2011年6月3日,保尔森所持有3740万股的嘉汉林业(Sino-forest)瞬间爆出一系列的财务丑闻,同时浑水调查公司给予嘉汉林业“强烈卖出”的评级,同时给出的估值不到1美元(当时股价为18加币)。导致嘉汉林业公司市值在两个交易日内蒸发了近33亿美元,而保尔森基金面临了4.68亿美元的亏损。
距离该事件发生已经近两年,约翰·保尔森这位曾经的“沽神”似乎逐渐淡出了华尔街。是归于平淡,还 是在酝酿又一场巨额交易,我们不得而知。据悉保尔森基金已在北京金融街及上海陆家嘴分别设立了代表处。
4、Lone Pine Capital
孤松资本始建于1997年,由斯蒂芬·曼德尔(Steve Mandel)创建,总部设在康涅狄格州的格林威治,在伦敦,香港,北京,纽约均设有办事处。隆派恩资本是一家私人拥有的对冲基金,在世界各地的公共股权市场进行投资。从最初的800万美元开始,直到该基金成为了打理自有资金的“超级基金”,为约56亿美元的投资者和自有资金估计为150亿美元的曼德尔先生服务。
大多数人相信,曼德尔先生的成功可以归咎于他的“自下而上”的投资。他的重点放在企业的基本面问题上。曼德尔先生认为,破译业务进行深入的基本面分析,了解其做法,运营和未来的增长。这是重点,这影响到最后的选股和决定是否或长或短。不像大多数的对冲基金管理人,曼德尔先生巧妙地依靠他强烈的判断和快速决策的位置和移动。孤松资本在花旗集团(Citigroup)和斯伦贝谢公司的增持是证明曼德尔先生灵巧之至最好的例子。
5、DE Shaw
德劭基金由数学家大卫·肖成立于1982年。DE Shaw大部分投资基于复杂的数学模型,旨在找出隐藏的市场趋势或定价异常。不过该基金也进入到私人股本领域和自下而上的价值驱动型投资领域。
DE Shaw进军中国内地的举措,会让人将之与其2006年和2007年在印度的扩张进行比较。该公司在印度看到了巨大的招聘和投资机遇。
就员工数量而言,DE Shaw令一些更灵活的竞争对手相形见绌。该公司大约有1700名员工——其中估计有100名拥有博士学位。只有英国曼集团(Man Group)的员工数量超过了DE Shaw
过去两年,不愿抛头露面的DE Shaw在其主要战略方面表现稳健。该公司的旗舰基金Oculus回报率为8.7%。Oculus按照该公司的一系列定性及定量战略进行投资。一位投资者表示,该公司旗下的另一支基金DE Shaw Composite实现了21.1%的回报率。
位为处于上海陆家嘴的办事处拥有一支私募股权投资分析师团队。拓展该集团在亚洲地区的业务,并标志着首次进入中国内地。该办事处将重点关注中国的收购机会。
6、Hoyder Asia
汇德亚洲(Hoyder Asia)是汇德投资集团于2001年成立的面向亚太地区的全资附属公司。汇德亚洲投资于全球外汇,商品期货以及股票方面, 乃亚太地区最优秀的资产管理服务商之一. 其凭借对新兴市场的专业认识及丰富经验, 于十年内迅速增长.汇德亚洲透过旗下的汇德品牌基金与信托为客户提供不同层面的投资服务及产品,凭借其专业及奉行多年的环球对冲与价值投资等方法,於国际资产管理巿场已建立优良的声誉。
据悉, 位于中国上海的汇德亚洲办事处, 在2013年初早已悄悄布局内陆,公司高层也放言会从运营决策上更重视大中华市场。
7、Renaissance Technologies
文艺复兴科技成立于1988年,其创始人为詹姆斯·西蒙斯(James Simons) 他是世界级的数学家,担任着美国数学协会的主席(Math for America);他是历史上最伟大的对冲基金经理之一,在全球投资业内,他的名气并不亚于索罗斯,更是被认为是保尔森、达利欧这些业内领军者的前辈。“量化基金之王”是这位国际投资行业领袖最显贵的称呼,虽然,他本人并不在意。
作风低调的西蒙斯很少接受采访。在仅有的几次接受国外媒体采访时,他透露称:“我们随时都在卖出和买入,依靠活跃赚钱。”他只寻找那些可以复制的微小获利瞬间,而绝不以“市场终将恢复正常”作为赌注投入资金。事实上,西蒙斯几乎从不雇用华尔街的分析师,他的文艺复兴科技公司雇佣了由数学博士,物理博士及自然科学博士组成的超过150人的投资团队。用数学模型捕捉市场机会,由电脑做出交易决策。
文艺复兴科技公司及旗下多家关联子公司于2013年1月分别在北京,上海成立了代表处。
8、Chilton Investment
奇尔顿公司由理查德·L·奇尔顿(Richard L. Chilton)先生于1992年成立。管理着超过65亿美元的资产。其核心的运作手法是通过价值导向的基础研究和纪律严明的投资组合来进行管理。 奇尔顿先巩固了长期投资的理念,其纪律严格的文化是一个标志。而奇尔顿公司正计划采取一项不同寻常的举措,奇尔顿公司在中国北京及成都分别成立了代表处,这是该公司在中国扩张战略的一部分。
其实,以上这些笔者了解到进入国内的海外对冲基金,只是全球对冲基金大军的冰山一角;中国这只美味十足的大蛋糕,相信吸引到更多的大鳄只是时间问题。
9. Citadel Investment Group
城堡投资管理着130亿美元,是目前最大的对冲基金之一,它的日交易量相当于伦敦、纽约和东京交易所当日交易量的3%左右。